当前位置: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“独居”综艺又火爆 生活的精彩大于落寞-中新网

发布日期:2020-05-31 00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两年大量明星扎堆观察类综艺,而这类剧目模式与内容的大同小异也让不少观众产生审美疲劳。那么,该类综艺的生命周期走完了吗?并没有。近日,各大平台的《看我的生活》《让生活好看》《我要这样生活》等明星生活观察类综艺又聚焦新话题扎堆播出。

  齐鲁晚报?齐鲁壹点

  记者 师文静

  独居生活

  是一种享受吗

  《我要这样生活》的定位是明星独居生活治愈系观察综艺,嘉宾有周笔畅、颜如晶、范丞丞等;《让生活好看》的定位是明星独居生活观察综艺,嘉宾有郑爽、许魏洲、柳岩等;《看我的生活》定位于明星独居生活真人秀,嘉宾有佘诗曼、马思纯、王大陆、林允、黄明昊。可以看出,各大平台的新综艺不约而同将话题聚焦在明星“独居”这个核心元素上。“独居”主题综艺热,一是因为成年人独居是当下社会的一大现实社会背景,二是因为“独居”主题综艺在日韩综艺中正风靡,有前作可以借鉴创作灵感,制作起来更容易。

  三档“独居”综艺主题撞车,但内容上有细微的差异化,而呈现的话题也不一样。

  《看我的生活》节目嘉宾年龄呈现分层,从佘诗曼到黄明昊,涵盖了70后到00后各年龄段明星,可以展现不同年龄独居生活的差异。在节目中,佘诗曼邀请了欧阳震华、郭少芸到家里做客,这个年龄段的演员已活得通透,聊的话题也比较成熟,比如婚姻、生育、拍戏等现实问题。佘诗曼说,如果能有欧阳震华那样的理想婚姻,那她也会很幸福。而谈及生孩子,她开玩笑说自己45岁了,应该生不出来了,即便能选择冻卵生孩子,孩子20岁时自己也快70岁了,这不现实。而王大陆、黄明昊、林允等年轻人的独居生活就是购物、美食、打游戏、看电影等话题。

  《我要这样生活》则根据独居年限划分阵容,展示的是年轻明星们不同的独居状态。资深独居女孩颜如晶的生活状态真实到跟很多普通人一样,早晨起床拿起2升的矿泉水瓶对嘴灌,作为在吃上非常讲究的人,她的早餐是肉骨茶、浓咖啡、自炸小油条等,家里的冰箱、储物柜里也装满食物,满满的幸福感,很有烟火气。周笔畅的独居生活已达15年,她自律而精致,家里非常整洁,买菜计算卡路里,吃得健康,还锻炼身体,9点准时吃早餐,10点准时出门,非常注重生活细节,是很多人想要过上的规律生活。初次体验独居生活的范丞丞,在家能躺着绝不坐着,吃饭靠外卖,换被罩、装游戏机差错频出,这种独居新手的可讨论话题很多。

  《让生活好看》聚集的都是年轻艺人,因为要明星对独居生活进行回观、自我修正,所以有的观众感觉“独居生活”剧本写得不够真实。节目中明星们完成搬家、买家电、做蛋糕、录视频、做音乐等任务,更像是给明星们拍一个个小短剧,而非真实生活的自然呈现。

  该类综艺瞄准的

  是大众痛点

  作为慢综艺的一个分支,明星生活观察类综艺这两年扎堆播出。从聚焦明星与父母“代际矛盾”的《我家那小子》《我家那闺女》,到聚焦明星夫妻甜蜜生活的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《幸福三重奏》,到关注年轻人“恋爱推拉”的《女儿们的恋爱》《心动的信号》,再到聚焦明星家庭家长里短的《做家务的男人》等,这类综艺的优势是能迅速爆出话题,凭借话题度锁定观众群。

  观察类慢综艺之所以火爆,就是因为在节目中,普通人可以窥视明星生活的各个方面,明星们如何独居,如何恋爱,如何工作、社交等都引发大众兴趣。如果说早期的小报花边新闻是对明星隐私的偷窥,而观察类慢综艺中,明星私人领域的生活被包装成一个商品,供观众公开消费、公开窥视。这种窥视,必须不断地进行话题的升级和创新,所以也就有了该类综艺顽强的生命力。

  虽然这类节目大多有剧本、有“套路”,但它们的存在除了满足观众窥视明星生活的好奇心外,也试图通过明星的表现、嘉宾的观察和讨论,提供各种不同的人生思路。比如《幸福三重奏》中,除了那些生活乏味,只知道秀恩爱、撒狗粮的明星夫妻,也可以看到张国立、邓婕这种长跑型婚姻里的相处之道,给年轻人一些启发;《心动的信号》则对“恋爱”这俩字进行深度探讨,比如恋爱中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,让这档节目比传统婚恋节目更符合都市年轻人的需求。

  到了当下的独居主题综艺,明星们呈现的不同独居生活,要么让年轻人有情感共鸣,要么让人得到心灵的抚慰。《我要这样生活》《看我的生活》并没有把独居生活打造成焦虑、寂寞、单身被催婚的世俗样子,而是生活的精彩远远大于落寞。观众看到颜如晶、周笔畅这类独居小能手的日常幸福生活,可能就会对独居人生不再感到那么孤独和失落。这两个人的独居之乐,真的让人觉得享受独立、享受孤独,反而会让自己变得更充盈。

  其实,大多数明星生活观察类综艺,呈现的是明星生活,实则对焦的是普通人的焦虑,而好的综艺则在焦虑之外,让观众观照自身时有所获得,有所思。 【编辑:王诗尧】